朝飞暮卷

最近在狐妖小红娘坑里。

【狗子川】灵魂互换(中)

结果还是发展成小短文了 ˊ_>ˋ……
我用的就是魍魉鸟,上次沉默并晕了对面的大天狗,就产生了这个脑洞😂。
【OOC】注意。
(其实是暧昧向的……)
—————
10.
大天狗不是喜好静观事态发展的妖。
由于刚才打出来的那块六星网切让阴阳师很高兴,带着其他式神出去刷图攒御魂升级,他有充足的时间去调查让他和荒川之主灵魂互换这件事。
他反复默念了几遍“魍魉之匣”这个有点陌生的御魂名称,手指轻轻摩着下巴上粗糙的短须,突然想到在交换前的一瞬,对面那柄带着不祥紫光的伞剑正好打在自己身上……难道是它?
找到突破口的大天狗准备立刻动身,却被身后突然冒出的一个声音叫住了:“哎呀,这不是荒川之主吗,好久不见。”
“……”
他一开始没有反应过来,直到身后的尾巴不自觉地动了动,他才想起自己现在是所谓的“荒川之主”。
来者倒也没有责怪他的无礼,靠在灯杆上继续说:“你这般行色匆匆的样子倒也少见,是否发生了什么有趣的故事?”
罢了。
大天狗转过身,看着被寄养过来的青行灯,先是冲她点点头算作问好,接着学着荒川之主平时摇扇的样子若无其事地说道:“没什么事。”
“是吗。”
青行灯交叠着双腿,身上穿的是宽松舒适的初始服装,“我在来这里之前听说了一件有趣的事,你有兴趣听吗?”
他沉默地摇着扇子。

“这还是从酒吞童子的碎片那里得知的……和大天狗有关哦。”

11.
“啊啊啊!烦死了!”
针女兀自在半空中抓狂,“没可能啊?到现在竟然还没有一个人怀疑你?”
酒吞童子的碎片忙着赶走饿鬼,以及和新来的鬼女红叶的碎片交谈。期间阴阳师来过一次,在结界里又放了几个新的式神,多是低阶的小妖,看到荒川之主的身影就避得远远的。这倒也没什么,最令针女意外的是那个阴阳师明明看了他好几眼,竟然一次也没有发现端倪。
“丝毫没有掩饰,这样明显的区别都辨认不了吗?”
她对那个阴阳师以及其他式神失望透顶。
“这么想让他们知道的话,告诉他们不就行了。”
一直保持着坐姿的荒川之主难得回了她一句,针女恨恨地飘远了,“无趣的男人,我不在这里陪你了,这种事还是让魅妖来吧。我和单体攻击果然相性不和。”
她这么说着,在半空中虚虚一抓,一个人影慢慢显现,伴随的是带有嗔怪的娇媚女声,“哎呀,干什么呀,我正忙着和妖琴师说话呢……”
“他不会理你的。”针女冷酷地说,“你先呆在这里吧,别去烦人家了。而且我觉得过一会儿你可能就不想走了。”
魅妖使劲想抽回手,但是在看到下方那个大妖的一瞬间眼睛都直了,“……没戴面具的大天狗大人??妾身仰慕您已久了!!”
荒川之主对御魂之间的闹剧不感兴趣,他再次看了一眼鲤鱼旗,发现酒吞童子碎片震惊地看向这边。
终于发现了吗?
“就因为针女被削,连大天狗都改行做场控了吗?……怪不得不戴那个丑的要死的头套了。”最后一句他说得极轻,但还是被荒川之主听见了。
……罢了。
虽然老熟人一脸发现大新闻的表情多少让他感到有趣,但是对方关注的重点并不对他胃口。
魅妖娇笑着靠近他,手里那面镜子被一层薄雾包裹着,显得有些朦胧。他瞥了一眼,突然像是被摄住魂一样,定定地盯着它,弄的魅妖脸颊绯红地停在原地,似乎有“请君随意”的意思在里面。

他在镜中,看到一双熟悉的眼睛。

12.
“带着魅妖的大天狗?”他发出一声轻哼,倒是像极了那个镇守河川的暴君,“碎片可没有主人那么可靠。”
青行灯也不过多纠缠这件事的真实性,稍稍一挑眉,好像想起了另一件事,“对了,我今天听妖刀姬说,她去打石距的时候碰到你了。”
“那又如何。”
“听她的描述,是一场酣畅淋漓的战斗呢。”
那双青色的眼睛微微眯起,她用手覆上唇,却怎么也遮掩不住笑意。卸去了人前冷漠的样子,带着揶揄意味的青行灯竟让大天狗感到陌生。
荒川之主和青行灯,是如此熟识的吗?
心中仿佛划过一丝奇怪的情绪,细小得让他几乎感受不到。
是了,他现在在荒川之主的体内。那么心下的那一丝颤动,究竟是他自己的,还是荒川之主的?
妖力在吐息间极小的不稳,通过围绕在他身边的那些带着流水光泽的灵鱼直接反映出来。它们轻啄他的毛领,其中一条甚至大胆地擦过他的面颊,柔软缥缈的尾鳍触碰到了唇角,一丝电流窜过,让他一惊,连唇瓣都缩瑟了一下。
青行灯看上去乐于享受他这窘迫的模样,直到大天狗转过那对与平常不太一样的深色眼珠,看向她,“既然汝要在此停留些许,吾有一问相求。”
“哦?什么问题?”
“汝可知,魍魉之匣?”

那一簇青色的灯芒中,映照出一双坚定的眼睛。

13.
再眨眼间,在镜中看到的便是红色双眼的大天狗。
荒川之主突然笑了,魅妖弄不明白他的意思,不过受到这笑容的鼓舞,她抬手轻抚着镜面,主动开口,“妾身这‘景致’如何?”言语间竟然带着暧昧。
“汝这面镜子倒是有趣。”
“只是镜子吗?”
她有些失望,这俊美的大妖怪难道只关注自己的镜子吗?如果是这样,那她和镜姬那臭女人又有什么区别?
荒川之主没再回话,又回到之前手摇扇子端坐着的状态。只是周围的风突然没那么平静,而是轻快地打着旋儿。他鼻间发出一声轻嗤,模糊得令人分不清是笑意还是冷哼。
“妾身这面镜子,不仅仅能展现所照到的内容。”魅妖没有放弃,继续说,“霍乱内心,摄魂取魄,妾身之为魅妖,镜乃囚境。”
“魍魉之匣,亦可混乱。”
“魍魉之匣?”
魅妖脸色变了,“那东西,只不过是抓取别人的成果而已。谁知道那玩意关着什么魔物!”
想到自己被拿来和这么个东西做比较,她气得丢掉了那套用来套近乎的文言腔,但还是没有离去。
怪不得针女会走,她现在算是明白了。魅妖看着那个不时歪着头沉思的大妖,愤愤地拉起故意弄得散乱的衣襟——而且针女说的没错,她就算再生气,也确实不想走。

14.
镜面与灯辉,不是容纳灵魂之处,却是沟通灵魂之处。

15.
“魍魉之匣吗……我倒不是很了解。我一般搭配破势。”
说话间,荧蓝色的小人出现在青行灯的肩旁,和她那一身青衣十分相称。
“不过我所在的阴阳寮里新来了一位两面佛,阴阳师给他的正好是一套魍魉之匣。”
“两面佛?”
大天狗低下头思索了一会儿,当初这位也是他和黑晴明搞事期间的同僚之一,实力值得认可,没想到如今落的这种下场。
“两面佛那时的表情我现在还记得呢。”青行灯飘远了一点,“如果你想知道一些关于魍魉之匣的事情,我可以让他下次过来。”
“这就不用了。”大天狗扯了扯嘴角。
想起青行灯人脉众多,他倒是可以从她这里打听一些其他事情。
“那么,汝可知带着魍魉之匣的姑获鸟。”
“会有阴阳师这样暴殄天物吗?”
有!
就是那个姑获鸟,害得他和这个许久未有交集的大妖互换灵魂。
青行灯似笑非笑的表情让大天狗窝了一肚子无名火。在旁人看来,“荒川之主”敛起眉,垂下眼,带着一股让人费解的疏离。别人只道他性情古怪,只有他自己知道他在想着些什么。

16.
“什么,你家有荒川,怎么不早告诉我??你明知道我家狗子还有传记没有解锁的!”
“……我家的宝贝,怎么可能让他平白无故被揍20次。”
双人组队刷图的过程中,两名阴阳师在后方相互争吵。前面的山兔欢快地套着环,还一边跟旁边沉默的白狼搭话:“你知道吗,今天大天狗大人可奇怪了……”
山蛙其实很尴尬,因为他看得出白狼很不满他们抢火套环,但无奈后面两个懒人开了自动,只得由背上那只兔子玩得开心。
“你不知道,我家狗子今天可惨了。我带他去斗鸡,被对面的魍魉鸟套路了!又沉默又晕的,每次都被集火也很不容易啊!”
“荒川也总被集火好吗……”
“哎呀,求你了!”
“我身上有一块六星网切。”一直缄默的白狼突然开口了。
山兔不明所以地停下,眨巴着大眼睛听她继续说下去。
“今天刚打到的。”
“那、恭喜你啦!”
“不,这不属于我。”她发狠地拉开弓,眉间的红痕鲜艳如烈火,“我负责捂热它。”
一发文射,对面一只绿色的山兔倒了下去,看的山兔莫名一颤,抱着耳朵瑟瑟发抖起来。白狼的行动条猛地提前,捏着三颗鬼火对她笑了一下,“轮到……你了!”
山兔下意识地闭起眼,再睁开眼时战斗已经结束了。白狼刚刚那一发暴击干掉了最后一只怪,而乱入进来的小纸人送上了一个绵绵冰结界卡。
“这个绵绵冰让给你,所以就帮我解锁一下传记吧!求你了!”
“好了好了……我知道了。”
“你最好啦!”

“啧,正好最近入手了一块暴击镜姬,这次就算挨打,我家荒川也不能受委屈……”
两人道别后,那名荒川之主的阴阳师阴测测地小声嘀咕道。

围观了全过程的山蛙表示,荒川大人说的果然没错,人心叵测,就像黑暗深处的水流。

评论(14)

热度(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