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飞暮卷

最近在狐妖小红娘坑里。

【狗子川】灵魂互换(下)

正片完。
【OOC】注意。
—————
17.
“荒川。”
庭院门口热闹起来,阴阳师带着白狼一众式神回来了。纸片人扑棱扑棱地上去迎接,他把打到的一堆低级御魂交给它后,就面带严肃地走过来,像是有什么郑重的事情要交代。
“……唔。”
大天狗含糊地应了一下,差点又没想起自己现在是荒川之主。
青行灯飘去其他地方了,没有打扰他们谈话。
“那个,阴阳师之间相互切磋也是常有的事,你应该知道的吧。”
他莫名其妙地点头。
对方也在努力组织语言,想让自己的话语变得更真诚一点,“我有一个朋友,想和我切磋一下。作为我最得力的契约伙伴,我希望你能助我一臂之力。”
原来如此吗,大天狗摇着扇子——他现在好像很习惯这个动作了——等待着阴阳师的下文。
“她派出的是大天狗。”
他的眼皮一跳。
“我想你和大天狗是旧识,你应该知道大天狗的传记二的解锁条件的吧……”
阴阳师越说,头越低。他已经做好准备接受荒川之主轻蔑的眼神以及拒绝了,但是这份不安让他错过了此刻大天狗脸上复杂的表情。
真是巧合。
他自己的阴阳师也在一直苦恼着传记二的解锁条件,没想到自己与荒川之主灵魂交换之后,却要以当事的另一方身份去完成。
相互斗技切磋无可厚非,更何况两方都是实力上乘的大妖。秉持着自己绝不松懈的大义,大天狗从未觉得自己传记的解锁条件有哪里苛刻。只是越来越多的阴阳师哭天喊地,让他也不由对这小事有了异样的看法。
如果是荒川之主,大概只会摇头嗤笑那些妄图借用捷径的凡人。

只不过现在,他是大天狗。

18.
自从黑晴明落败后,他们两个便分道扬镳,各自找到了签约的阴阳师,到现在其实一次面也没有见过。
作为两个实力足以支配一方的大妖,相互的吸引的事实是怎么也无法抹去的。
不知道是巧合还是命运,他跟着那个阴阳师从头开始磨练自己,竟一次也没有遇见过荒川之主。偶尔在副本里,他所能看见的也不过是由水幕组成的虚影而已。
他懊恼过,疑惑过,因为他和荒川之主,从本质上来说是两个完全不相同的妖。
但是一个有自己的大义,一个虽然随性,却也有固守的原则。从另一方面来看,又是两个相似到可怕的大妖。
这样两个存在,会矛盾,会相持。

也会以另一种方式,融合在一起。

大天狗看着自己淡紫色的手掌,曲指成拳,复又张开。妖怪的血液带着浓厚的妖力在身体中奔腾,身侧敏感的灵鱼围上来轻啄他的手指——想必它们早就意识到这具身体换了一个灵魂,却还是被这灵魂深处的共振吸引而来。
一呼一吸之间,不似原来的干爽,然而湿润的水汽让他更清晰地感受到与他共存的另一个体。

他知道答案了。

19.
“吾同意了。”
“哎?……真的吗!”
阴阳师受宠若惊地抬起头,双眼也亮了起来。他兴致高涨地从背后掏出一套金光闪闪的御魂,递到大天狗面前,“这是我特意准备的,即使我们这次处于被动地位,也要让对面不好受!”
镜姬乖巧地趴在他的掌心,由镜子反射出的另一面却在邪恶地笑着。

大天狗:“……”

“呵呵,真是每一分每一秒都有精彩的故事呢。”
远处的青行灯手扶着灯杆,悠闲地飘向下一处,连着座下那簇青色的灯芒也像是有生命力一般跳动着。

20.
他本以为,自己与大天狗很难再见面了。
其实他们两个都没有刻意回避,但就像命运在无形中干预一样,从黑晴明落败到现在,除了那些虚影,大天狗本人他还真没有再接触过。
当然现在在他的身体里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荒川之主虽不信命运能操控一切,但是却对观看由命运引导而向前的未知的道路持感兴趣的态度。
道路上总会出现分岔点。只是他认为等到现任的阴阳师衰老死去后才会出现,没想到凭空出现的魍魉之匣硬是将这提前了。

有趣。

随波逐流是他妖身的习性,但是在命运的长流中单纯的如同浮木一般被摆弄,显然不会被荒川之主所接受。
所以这一次由魍魉之匣造成的戏剧性意外,还真有好好参与其中的价值。

21.
荒川之主摇着那把巨大的扇子,惬意地感受四周风的流动。
他现在所在的肉身强大、不朽,甚至更加温热、有韧劲。黑翼可以在周身组成巨大的铁幕,包裹着中间那具像人类一样的躯体,却蕴含着人类永远无法达到的磅礴妖力。
在腰间可以摸到别在上面的一支长笛,如此的诸多细节是从前两人从前共事时所感受不到的,只有这样毫无缝隙的“贴身”接触才能一览无余。
他别有趣味地笑了笑。
无孔不入的风细密地交织起整个结界,一时间,四周只余空气流淌的声音。

“狗——……咳咳,大天狗!”
阴阳师风风火火地回到结界时,看见的便是黑翼大妖端坐在结界中央闭眼小憩的模样,一下子窘迫懊恼得恨不得自己从来没有出现过。
不过晚了。
对方睁开了那双猩红的眼睛,眼底却仿佛有沉静的河川在流动。
“何事?”
“呃,那个……”
阴阳师感觉自己舌头在打结,只好盯着被扔在角落里的头套,希望缓解这种尴尬,“准备一下吧,我和朋友约定一起进行切磋。啊……对了,对方会派出荒川之主!”
“荒川之主?”
“对呀!”说起这个,她兴奋起来,“你马上就可以解锁传记了!”
一片小纸人飞了进来,阴阳师接住它,然后转头对荒川之主说:“我们该动身了,他们已经到了。”
那就是没有拒绝的余地啰。
他拿扇柄敲敲掌心。
正好,他也想看看,那名“荒川之主”现在到底如何。

22.
等到针女从破势那里听说“大天狗”和“荒川之主”要开始私人切磋,火急火燎地赶回结界时,除了不再飘动的鲤鱼旗,就没有其它任何东西了。
“啊啊啊,这下完了!”
她抓住头发,崩溃地大叫,“魅妖那女人还真以为自己可以做输出吗?!”
还有这个荒川之主,带着一身魅妖,用着大天狗的身体去打自己,他到底在想着些什么啊??

23.
提问:
碰到魅妖狗怎么办?

回答:
你需要一面照妖镜。

24.
“他们可算来了。”
阴阳师眯起眼,开始更换上场式神。
大天狗又是被水流托着登场。这次他没有被尾巴干扰,很快便稳住了身形,还有闲心甩甩袖子。
这时,他旁边蹦出一只灯笼
然后又是一只。
第三只耷拉着舌头的灯笼被换上场。
“略略略略……”这是最后一只。
“汝在做些什么!”
大天狗看着身边的四只乱舔的灯笼,回过身,带着被戏弄的愤怒责问阴阳师。
“不要着急,它们身上全是镜姬。”阴阳师小声告诉他。
“你……”
但是不等他说完,这一切磋专用结界里面便狂风大作。大天狗转身,看见上空一个熟悉又陌生的身影扑扇着双翅降落下来,羽尖的金色乍现在以暗色为主色调的结界里面,像是夜空的一道闪电。
“久等了!”对面的女性阴阳师大声说。
她看到这边的阵容以后,了然一笑,在自己的阵营迅速地摆上了四颗黑蛋:“哼哼,我们也不能输在阵容上!”
“……等会儿有你们好受的。”大天狗身后的阴阳师看上去似乎遭受了什么重创,面色难看地擂鼓。
阴阳师之间的明争暗斗并没有影响到当事的两个大妖。以他们为中心,似乎又形成了一个隔绝其它一切的屏障,他们的眼中就只剩彼此。
没有问候,甚至没有一丁点示意,两个大妖的交锋在一瞬间猛地暴起,默契得仿佛两人共生一体。
也确实共生一体。
漫天的锋利如钢针般的黑羽落下,被一道道拔地而起的水柱缠卷碾碎。周围的黑达摩和灯笼鬼早就不堪妖力的重压被打回去了,在一片硝烟的战场上,升腾起的蓝色烟花与临近烧尽的火红烛芯竟为此增添了一丝迤逦绚丽。
两名阴阳师心有余悸地蹲在角落的「言灵·守」里面,相顾无言。
而那两道缠斗在一起的蓝红身影看上去并不满足于相当的妖力对抗,逐渐演化为肉体与肉体的赤手空拳的搏斗中。
靠近的一瞬间,大天狗被荒川之主眼尾那一丝殷红震的恍惚了片刻,下一秒腹部便遭受到重创,狼狈地后退了几步。
与此同时,荒川之主也觉得自己的身上一痛,嘴角渗出了鲜血。
两人对视一眼,同时卸下了身上的御魂,像对待废铜烂铁般地把它们丢在地上。

“卧槽我肝了一个月的命中魅妖!”
“卧槽我的暴击镜姬!”
“……”
“……”
“什么?!好友切磋你还敢拿魅妖狗套路我??”
“你也不差啊!镜姬川你很棒棒哦??”
角落里的两个人也开始旁若无人地扭打起来。

“哼,如何。”
荒川之主随手抹掉了唇边的血迹,背后的一双羽翼兴奋地拍打了两下。
“尚可。”
大天狗直起身子,身后的蓝色长尾卷曲了一下。
荒川之主顺手将腰上的笛子轻轻一挥,安放到没有被波及的角落里。
“还有十九次。”
大天狗见此挑了挑眉,眼角眉梢都带着狡黠的意味:

“不,不止十九次。”

25.
被遗忘的网切和针女默默地蹲在结界外面,幸灾乐祸地看着魅妖和镜姬的惨状,彼此还煞有介事地叹了口气。

说起来,还真该感谢魍魉之匣呢。

此刻,这两个御魂不约而同地想到。

评论(14)

热度(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