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飞暮卷

最近在狐妖小红娘坑里。

一个闹獭荒的脑洞

只是一个脑洞……
几个阴阳师先用主角代替了,他们并不是主角四人,只是代指。
OOC非常严重,慎入,慎入,慎入。
—————

【神眷】晴明 画出一个神秘符咒,召唤出了稀有SSR式神 荒川之主!

1.
晴明春风得意地从召唤室里出来,发现自己的好友私聊频道已经爆炸了。
而且,他们寮的会长氪金大佬博雅已经把他从一个普通会员提升到了副会长。
他挑了挑眉,对身边刚出来还热乎的荒川之主小声说道:“等会儿你跟我回去后,立刻去躲起来。我没来找你,就千万别出来!”
荒川之主对这种做法表示莫名其妙并且嗤之以鼻,他刚想开口质问,一抬头,发现阴阳寮大门口两个金光闪闪的大字:

狗窝。

荒川之主:“……”
晴明用蝠扇遮住了半张脸,意味深长地叹了口气。

2.
等到荒川之主矜贵地抬起脚进入屋内,晴明已经手速飞快地开启了飞行模式,并一一嘱咐他:
“这里有几个蓝蛋,你先吃着。满级了以后去后院随便抓两个式神升星——但是千万别来前院。”
他又带他走到屋内另一角,说道:
“这里有些库存的御魂,你先用着,等我回来给你带好的。”
“觉醒材料目前还不够,你放心,明天下午我去领加成材料后帮你肝。”
“有什么事和雪女……不,她有可能会当内应。有什么事你去和姑获鸟或者鬼使黑说,他们都是这里的老人了,对新来的式神非常友善。”
“差不多就这些了……”

“说了这么多,”
荒川之主一展折扇,笑容中带着些嘲讽,“看你这样草木皆兵,怕是从来没有召唤到过SSR吧。”
“您现在不就是第一个嘛。”
晴明也算是被月见黑磨练过的老手了,对待这种傲娇的式神早就炉火纯青。他搓搓双手,慈爱的眼神激起了荒川之主一身鸡皮疙瘩,“听阿爸的话,乖,回来给你捎几颗白蛋。”
“但是——”
他的脸色突然恐怖起来。

“千万别被大天狗发现了。”

3.
晚上七点钟,阴阳寮里面的成员准时在町中集合,准备去狩猎战挑战鬼王。
晴明一抬头,发现本寮的名字已经改成了“欢迎荒川爸爸莅临”。
“……”可恶,这群人的手脚还真快。
在他暗地里咬牙切齿的时候,穿着锦衣华服的会长博雅走过来,身边跟着的清风雅乐大天狗也对他象征性地打了个招呼。
说起来,刚才都没有注意到呢……
晴明脸上挂着礼貌性的微笑,环顾一圈。
周围十几个或初始、或觉醒,有特效、没特效的大天狗的视线都汇聚过来,簌簌地抖落了一地羽毛。
“新改的名字如何,副会长?”
博雅笑着问他。
而他旁边那个六星好久却还是不能坐到庭院里的大天狗目光灼灼地盯着晴明……的背后,被姑获鸟用善意的眼神顶回去后,转过头冷哼一声。
“这多不好。”
晴明从善如流地回道,“我怕捧杀我们家的宝贝崽子,改回去吧。”
“说的有理。”
再一眨眼,阴阳寮名称改成了“独行水利”。

晴明:“……呵呵,真是个好名字。”

4.
鬼使黑百无聊赖地坐在庭院里,今晚晴明难得没有带他去狩猎战,而是留在这里看家。
原因他也知道,无非是这个发旱灾好久的阴阳寮终于迎来第一位荒川之主,众多大天狗想必都蠢蠢欲动,晴明不放心而已。
同样刚来不久的黑童子爬上门廊,想要打开其中的一扇门,马上就被鬼使黑喝退:“喂,小鬼!那里不能去。”
“你想……死吗。”
黑童子缓缓转过头,满脸阴郁,看着还有些吓人。
“白童子还差几个碎片。”
鬼使黑无所谓地耸肩,成功将他的杀气转移到阴阳师身上。

等到晴明回来后,手上握着的是各种达摩的契约书碎片——一看就知道今晚的成果大部分都在他手上了。
鬼使黑活动了一下靠在镰刀上的肩膀,站起身和姑获鸟换班。晴明满足地将手里的东西交给小纸人,顺便拍拍他的肩膀,“幸苦你了。”
“我说。”鬼使黑隐晦地指了一下某个房间,“你这样把人家关着,他可不会对你有好脸色。”更何况这地方根本就不隐秘。
“哼哼,”晴明神秘地笑笑,“那处房间可以通向后院,我们这儿唯一一个水塘就在那里了。再说,没有人会怀疑这么明显的地方的。”本寮最豪华的地方就在那里了,即便是荒川之主,和他讲明利害关系后,他也应该会同意暂居在那里一段时间的吧。
“随你的便,只要不拆我的御魂就好。”
“放心,会有人送过来好的。”
“……”
对于晴明这种流氓行径,鬼使黑在震惊之余,决定不提醒他黑童子已经悄悄爬到他的腿上了。

5.
“呜呜,太过分了!那群人都不通知我一声!”
晚上线的神乐咬着手帕,看着自家带着雪幽魂的奶狗默默流泪,“和大佬们争是没希望了……还好我平时就喜欢打点觉醒材料,你把那些都打包送过去吧,怎么说也得给人家留一点好印象,也许以后还有我们的份。”
“出息呢!”
早就被自家阴阳师这副咸鱼德行弄到没话说的大天狗扬手就是一个小型风袭,打在阴阳师脚边的同时还溅起一地冰渣子。
“算了,我先走了……”
“对不起了狗子!阿妈实在肝不动!”
大天狗无视了背后的哭喊声,带着一大包觉醒材料准备出门。期间路过同样是被神乐抽出来,至今还带着招财的酒吞童子,看着对方邀请鬼女红叶喝酒,以及尾随的三味茨木童子,他的心中微微飘过一丝不满。
该死的阴阳师,欧气都用到什么地方去了!

6.
等到大天狗来到晴明的庭院时,那里已经来了一个大天狗了。
“哦,是神乐家的大天狗啊,快坐快坐,不要客气。”
晴明此刻面色红润,哪还有之前枯槁黝黑的样子。
博雅家那位清风雅乐大天狗气定神闲地坐在晴明身旁,看到他的到来,轻笑一下,眉宇间带着浓重的战意与挑衅。
尚且穿着初始服装的大天狗丝毫没有受到影响,彬彬有礼地拿出那些觉醒材料,“一些薄礼,还请笑纳。”
“哎呀,真不巧,荒川他刚刚就已经觉醒了。”
大天狗:“……”

“没关系。”他脸部一僵,“想必以晴明大人的实力,再召唤出一位SSR也是迟早的事。”

只要别再是大天狗就好。

7.
这几天,大天狗也算是看破寮生百态了。

之所以这个寮能这么为一位荒川之主疯狂,不仅是因为他们这个寮之前就没有人抽到过荒川之主,更是因为不论他们通过什么渠道,死活都不能联系上其他荒川之主解锁传记。
——甚至连氪金大佬博雅也没有办法,他们这个寮,就像是发了特大旱灾一样。
更何况,这是一个全是大天狗的寮。

但就算如此,他大天狗也疲于应付了。
他想要的是属于自己的荒川之主。
说实话,对于这种有失尊严的做法,哪怕他现在的妖力再弱小,也不屑于这样去完成。

8.
同样不屑的,还有荒川之主本人。
就算晴明有意保护他,他对于他的做法却嗤之以鼻。
无聊,愚蠢,把他当成了弱小的不能再弱小的存在。
简直就是冒犯。
他响应他的召唤,并不意味着他得一直当他的式神、一直听命于他。荒川之主任凭喜好行事,骄傲如他,这几天受够了阴阳师这种如同对待一件极有价值的物品的态度。
他是平安世界少数的几位大妖怪之一,既然这位阴阳师是个蠢货,虽然不能杀了他,但是可以舍弃他。成为式神,可并不意味着失去了自由。
然而,在回到荒川的路上,从天而降了一位不速之客。

蓝色的狩衣,吓人的面具,一对黑翼,一双妖爪。
是觉醒后的大天狗。

9.
“怎么,汝也抱有和那些大天狗同样的想法,可怜地求吾解锁区区一个传记吗?”
荒川之主扬声问道,看着那个身影,眼里飞快地闪现过一道失望,然后迅速被不屑与愠怒所覆盖。
“你可能误会了。”
觉醒后的大天狗摘下面具,一缕发丝随着他的动作晃至额前。他随手将那个面具丢在路边,侧过身后退半个身位,眼中燃烧着跃跃欲试,“我可看不惯他们的做法——不过令我没有想到的是,堂堂荒川之主也会仓皇逃跑,倒是令人大跌眼界。”
看着他这副挑衅的姿态,荒川之主冷笑一声,“无聊。”
“你的阴阳师既然所属这个寮,那么你就不应该擅自离开。”
大天狗张开翅膀,“来,和我过几招,让我看看你究竟有没有离开的实力!”
“又是汝那可笑的大义吗。”
荒川之主身边开始汇聚水流,显然也有了迎战的意思。他显然对用自己的实力证明离开的资格抱有极大自信,火红的衣袖被水流升腾而带起的气流震荡飘动,黑色的妖力所凝聚成的鱼影几乎立刻就在他面前成形!
大天狗握紧的扇子飞到半空中,一双含着笑意的眼睛倒映出那个强大威严的身影,认真地迎接他的攻击。

10.
“比丘尼大人果然料事如神啊。”
一处庭院里,三尾狐斜倚在八百比丘尼的膝头,享受着这位不死巫女的抚摸。
“呵呵,所以说,不要小看了占卜的力量哦。”
“可是,就算您为大天狗大人预测出荒川之主的去向……他一个刚被召唤出的两星式神,怎么可能敌得过五星呢?”
三尾狐由于被抚摸着耳朵与尾巴,整个人都是懒懒散散的,连声音也带着倦意,一通话硬是被拉长了些许。
“想必荒川之主不是输不起的式神,两人只会越战越酣吧。”

所以……
大天狗就可以马上解锁传记了??!

三尾狐突然被惊得神志清醒,转过头,发现八百比丘尼脸上挂着莫测高深的微笑,“如果你是那样以为,可就猜错了哦。”
“他们之间自然有自己的解决方法,我无权更不被允许干涉。不过……邀请荒川之主到我这里做客些许,既不用见那讨厌的晴明,又有合适的修炼场地,岂不是很好?”

三尾狐,女,妖生大概几百年,现在被一个人类震惊到冷汗直流。


*番外(大概是各种适合开车的场合ˊ_>ˋ)

*清风狗的场合
“想离开吗,没那么容易!”
大天狗一双黑色的眼睛带着愠怒的猩红,脸上两道红色的印记如同燃烧的烈火一般艳丽。
“真是难看的姿态啊,大天狗。”
荒川之主微微抬起头,下颚优美的线条上覆盖着一层薄薄的短须。
拥有一对少见的白色双翼的妖怪眯起眼,藏住了那一丝疯狂,转而冷静地笑了,“我可不想再等这么久,荒川之主,今天就让你亲身体会我支配暴风的实力!”
“可笑,你这癫狂的模样,还不如被黑暗深处的水流所吞噬!”
“是吗……就让我看看,是谁吞噬谁吧。”

*雪幽狗的场合
“不甘,抑或是气愤,是因为自己的力量没有被好好对待,还是因为必须随波逐流,都来恳求吾……”
“都不是。”
他少见地打断了对方的话语,一缕金色的发丝垂在额前,巧妙地挡住了他的表情,让那一双湛蓝的眼睛也隐没在一片阴影中。
“我如今的姿态确实可笑,但我也不需要任何可怜。只要大义仍在,吾之力量,不论以何种形式发挥出来,都没有任何东西能够阻挡!”
两双眼睛对视片刻,荒川之主轻笑一声,他慢慢摇晃着扇子,气氛渐渐缓和。
“有趣,就让吾看看,汝究竟能成长到何种程度吧。”
“吾也同样。被召唤到这里,在汝恢复力量的过程中,就以吾之双目来见证荒川之主的重生。”
“如此,便是与吾立下了约定?”
“正是。”
只有吾与汝两个人的约定。

*觉醒狗的场合
“不打了,我请客。”
“走。”
(嗯??)
—————
私设:
清风狗大概是六星毕业好久,憋久了就变态的那种类型【;
奶狗的话有点傲娇,但是很有领地意识吧大概;
觉醒狗的话,应该是心机狗,但是相性最合……
(我大概是欺负小叔叔上瘾了,别打我ˊ_>ˋ)

评论(11)

热度(1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