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飞暮卷

最近在狐妖小红娘坑里。

【全员】关于荒川的皮肤

全员友情向,寮宠川有,OOC注意。
感谢各位为荒川绘制皮肤的太太,都是世界的宝藏。😂
—————
0.
“啊,大家真是热情啊……”

庭院里,晴明照例坐在案几旁,只不过这次摆放在他面前的不是延伸到地上的卷纸,而是一台笔记本电脑。
屏幕射出的荧光打在他的微皱眉头的脸上,显得他的脸部线条更加深刻了一点。

此刻他所翻阅的网页上,赫然是#百绘罗衣#活动中几个为荒川之主设计服装的参赛作品。



1. 顾问 get
这几天轮到花鸟卷坐在庭院里。
不过,她的本体乃是一幅画卷。为了避免自身受潮,她一般不会选择在雾气较重的清晨就早早出现,而是推迟到在阳光照射下稍微干燥的上午才悠悠地飘出来,端庄地向阴阳师问好。
不过这一次她出来时,热闹的庭院显然出乎她的意料。

“哈哈,这个设计好有趣啊!”
“真是的,山兔酱,大清早不要那么吵啦!”
“咿,晴明大人等等!先别翻过去!童女看到自己和哥哥的皮肤了!”
“这一件有点意思……”
“……好啦,都别闹。我现在先帮荒川看看皮肤。”

隐隐约约听到“皮肤”的字样,是那个最近很火的“百绘罗衣”活动吗?
画卷无意识地飘快了一点,花鸟卷也突然起了兴趣。不过她向来不怎么擅长应付这种喧闹的氛围,只得停在几步距离之外,看着被一群小式神包围住的晴明。
“你们几个不要再麻烦晴明大人了,今天还有任务,先跟我走吧。”
站在一旁的姑获鸟无奈的用翅膀圈住一众小式神,在他们的不满声中笑意盈盈地抬头,“早上好,花鸟卷。”
“早安,姑获鸟前辈。”
“不用这么生分啦,直接叫我姑获鸟就行……好啦,那孩子们我就先带走了。”

一直埋首于电脑前的晴明松了口气,对着花鸟卷说道,“早上好,花鸟卷。我正在为这些设计烦恼呢,你精通画艺,能否过来帮个忙?”
“早安。能为晴明大人帮忙,是我的荣幸。”
一直十分好奇的花鸟卷,此刻终于有机会看看究竟是什么引起了热烈的讨论。
她来到电脑前,与阴阳师共同浏览了一会儿后,秀丽的脸上不禁摆出认真严肃的神色。

“唔,都是十分优秀的作品,确实需要好好挑选一番啊……”


2. 策划 get
当白童子一蹦一跳地路过庭院时,看见的便是花鸟卷与晴明端坐在电脑前的样子。
“晴明大人,花鸟卷大人,你们在看什么呀?”
晴明朝他做了一个“小声”的动作,顺便招呼他过来,“在给荒川看皮肤——还有,今天黑童子没有跟着吗?”
“啊,他和两位师傅出去历练了,分开的时候闹了好一会儿呢……”
“这能理解,下次你还是和他一起出去吧。”
“非常感谢,晴明大人!那么,”白童子跪坐在晴明旁边,微微前倾身体看着屏幕,“现在有什么是我能帮忙的吗?”

——荒川之主是这个寮资历最老的式神之一,几乎是紧贴着雪女与三尾狐来的,就算是刚到的式神也都非常尊敬他。
毕竟,这个寮在最初有一半都是靠他强大的妖力支撑起来的。
这大概也是为什么每位式神在了解到这个情况以后,都会热心地问上一问的原因吧。

“啊……我大概了解了。”白童子点点头,“如果犹豫不决的话,晴明大人何不把衣服做出个模型来呢?想必那样更直观、更方便挑选吧?”
“……有道理!”
看来有时候,反而还是孩童简单明了的思维最容易接受啊!
“真是聪颖的想法呢,白童子。”
得到阴阳师夸赞的白衣小式神不好意思地低下头,“其实也没什么啦,我们召唤系的都比较相信实物给人的触感,就像我的师傅鬼使白,还有阎魔大人……”
“哦,有吾什么事吗?”
突然出现的带着一丝慵懒的女声立刻吸引了庭院里三个人的目光,阎魔坐着冥月从天而降。由于今天没有什么事,她整个人都比较放松,平日在地府的威严也都稍微淡化了一点。
“阎、阎魔大人!!”
“难得阎魔大人会来到这里啊。”
“吾今天没有什么事做,来看看阴阳师这里有什么有趣的事情发生。”
她也凑到电脑前,晴明侧开身子方便她观看。

过了一会儿,阎魔饶有兴趣地抚着下唇,开口道,“嗯哼,确实如白童子所说,直接做出来会更方便呢。”
“哎,阎魔大人?!”
于是,就这么令人不明觉厉的,阎魔也留了下来。
用她的话来说,大概是出于SSR与老朋友之间的交情吧。
当然,顺便打发一下时间,再研究研究自己与判官的皮肤也被包含在内就是了。


3. 尺寸 get
后来,又有式神陆陆续续地加入讨论行列。
只不过,虽然“做出一件实品参考”的计划被敲定下来,在执行过程中仍有新的问题出现。

“糟糕,我们不知道荒川的具体尺寸。”

晴明有些为难地用扇子敲击掌心,一旁美美地穿着新衣服的小鹿男提议道,“把荒川之主本人呼唤出来,不就行了。”
说着,他瞥向一旁的水池。
“还是留给他一个惊喜吧。”

“那个……”
这时,水池表面突然泛起一圈波纹,一只巨大的贝壳浮出水面,躲在里面听了好一会儿的椒图打开贝壳,怯生生地说:“荒川大人一早先回到荒川了。而且……”
“——这里是咸水池,供我们来自海洋的妖怪休憩,荒川大人一般不在这里哦。”她补充道,“总有人把庭院里的两个水池弄错呢……”
“啊,抱歉。”
“既然如此,那就更取不到样本了……”
“如果晴明大人想知道一些数据的话,椒图可以提供帮助哦。”
她说着,脸色微微泛红,“我知道荒川大人的腰围。”
“哦哦,腰围啊……”
“……”
“……”
“……!!什么,腰围?!椒图你………??!”
诡异的静默过后,整个庭院仿佛炸开了锅。
椒图羞怯地往里躲,在接收到来自各方奇怪的视线后慌忙地拉下贝壳,“请不要这样盯着我!大家不要误会呀!”
说话间,涓流之链从贝壳后伸出,在半空中虚虚环绕成一个圆圈,那尺寸,正好是男性腰围的大小。
式神们:“……”今天算是长见识了,好累,大概有一段时间不想和椒图组队了。

有了椒图的开头,众多和荒川之主熟识的式神也纷纷提供了他们所能想到的数据。
雪女当即在空地砸下一个冰雕,“虽然细节方面不准确,但是平时切磋时冻住的荒川之主就是这个轮廓没错。”
妖刀姬沉默地在一旁补削了几刀,冰雕更立体的同时,刀面反射出的寒光也让饱受妖刀痛苦的式神们暗暗颤栗。
“红叶可不忍心看到晴明大人苦恼的模样。”鬼女红叶掩面轻笑,操纵着枫叶宛若起舞,“再说,我的新衣也是荒川之主打来的,理应帮忙。”
由枫叶组成的人形可以摆出各种姿势,配合着冰雕固定大小,一下子就便利了许多。

等身体上各项数据收集的差不多了,还有一个地方就显得尤为突出了。
没错,那就是……
“啊呀,如果是尾巴的话,妾身和妖狐可以帮忙哦。”
三尾狐不紧不慢地在走出人群。
旁边的妖狐听后,不满地回道,“什么啊,小生明明只对漂亮的少女感兴趣……”
“呵呵~”三尾狐也不急着回妖狐的话,“妾身曾和荒川之主在黑晴明那里共事过,而且和妖狐还有荒川大人来自同一块地方,自然更熟悉些……更何况,大家一起保养尾巴的时候,我们与妖狐关于那位大人尾巴的讨论可谓十分热烈呢。”
“嗯嗯,小白可以作证!”
“你这笨狗!这种事怎么可以随便挑出来讲明啊!”
“所以,妖狐,拜托咯~”
“啊啊啊!都说了小白是狐狸式神啦!”

晴明:“……”
虽然对于式神们的热心感到欣慰,但也不由令人细思极恐呢。


4. 裁缝 get
“为男人织衣,这种事情真是……”
络新妇虽然面上带着抗拒,身下的动作却不停,“只此一次哦,不然我会忍不住吃掉臭男人的……”
早就习惯她说话方式的大家并没有太多不适,都忙着各自手头的工作。
樱花妖挥舞出大片的花瓣,“我的樱花能派上什么用处吗?”
“粉色并不适合荒川大人啦,真是!”桃花妖在一旁鼓起脸颊,“樱,你的修行还不够到位呢,过来帮我穿针!”
“真是,太吵闹了,好好提起速度干完,不要污染了我的琴音。”
妖琴师微皱眉头,手下拨弦,镰鼬也在一旁配合提速。
整个庭院因为这件事一下子而热闹起来,平时不怎么聚会的式神们此刻却都破天荒地在一起,将自己的祝愿寄托其中。


5.
“唤吾过来,可有什么事?”


惠比寿眯起眼,笑意中带着一丝几乎不可察觉的狡黠,“年轻人偶尔喝喝茶,静坐一会儿,不也很好吗?”

“也是。”
—————
END

评论(6)

热度(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