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飞暮卷

最近在狐妖小红娘坑里。

【脑洞】这个抓有毒

茨酒,青夜,天荒。
很短的脑洞,OOC,慎入。
网配,与真人CV无关。
——————

1.茨酒:永远配不好车戏的大江山组合

“啊!哦——进来了!!”
“呃啊,哈啊,挚友的粗///大、呃啊!!”
“被贯穿了!啊!啊啊!”
“啊!这天地间,唯有——喔噢噢噢!”

“……茨木,我跟你说了多少遍了,这一段不是酒吞童子把茨木童子摁在地上狠狠地揍,而是酒吞童子把茨木童子摁在地上狠狠地……”

“——支配他的身体!”

“……你都知道,怎么还总是配不好??你这家伙,耍本大爷吗?!”

“不,挚友。可是吾从来没有这方面的经验……”

“真是的,要不是红叶老是来催,还真不想这样。听好了,本大爷就给你示范这一次!”

“是!”



「啊……呃,哈啊、啊!」
「哦,是这里吗?」
「不!你给我停——啊!」
「真是难得一见的景色啊,挚友……」


“……喂,我说,茨木。”
“怎么了,挚友?”
“我给你示范,没让你擅自搭对手戏吧?”
“……”
“我更没让你直接动手吧!!”


2.青夜:对着棒读也能高/////潮

“我都说了,我对这些没有兴趣,请不要再拿这些来了。”

“真是的,照着这个当成你的佛经直接读不就行了?哪里来那么多废话!”

对于让青坊主来搭自己的对手戏,夜叉每一次都抱着一种别样的热忱,尽管对方根本不是网配圈的人。这每次都让夜叉的粉丝十分生气,因为夜叉一直和这种棒读配戏,已经遭到了许多诟病。

不过好在青坊主本身条件好,他声音低沉,又带着清冷的禁欲感,虽说是棒读,听久了也有一种棒棒的感觉。这让他也迅速拥有了一大票黑粉(当然本人不知情)。

效果如下:

「啊。」(剧本:他低吼一声。)

「呃啊~!哦,啊哈……慢、慢点……」

「哦。」(剧本:几声压抑的喘息从他的喉咙深处泄出。)

「啊啊啊!大、大师,真看不出来啊,平时那么……呃,那里,那里!再快一点!」

「啊,啊啊,哈啊……啊!啊,要、要……啊啊啊啊啊——!」

「啊……哈啊、哈……」

……所以说,对着令人发指的棒读也能照样配高/////潮,夜叉也是挺厉害的(虽然并不知道他到底在想些什么)。


3.天荒:他到底还配过哪些奇怪的角色??!

“给,大天狗先生,这是你们的新剧,终于有了和荒川先生搭戏的机会了呢。”

“……八百比丘尼,如果他这次又念旁白,我会直接拒绝。”

“当然不会,放心吧,这次只有你们两个,而且还有些不可描述的情节哦。说起来,这对荒川先生有不小的考验呢,毕竟要用舌头发出黏糊糊的声音……”

“……”

“啊,大天狗先生,你脸上全是‘快点开始吧’的表情呢。”

“哼。”


「prprprprprprprpr……」
「吸溜~」(舔)
「prprprprprprprprpr…」
「吸溜~吸溜~」(舔舔)


“……八百比丘尼!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你在愚弄我吗!”

“啊呀,可是封面上很明显地写着‘灯笼鬼与他的主人’,是您自己没看清吧。”

“荒川先生也说了,这次只接全年龄向的。所以既然答应了,就请拜托完成。”

“………………”

(PS:荒川面无表情地配完了整部需要发出奇怪声音的戏)

评论(5)

热度(1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