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飞暮卷

最近在狐妖小红娘坑里。

【脑洞】没有你这样的大侄子

CP荒x荒川,AU,含私设,OOC。
智障画风出没注意。
——————

1.
雪女打开手机。
「荒:去通知黑晴明。」
雪女关上手机。

荒川之主打开手机。
「大天狗:今天开会你怎么没到?」
荒川之主关上手机。

荒打开手机。
「愚蠢的人类1号:荒大人,一切都按照您的指示。」
荒关上手机。

2.
“啊呀,”八百比丘尼笑眯眯地逗弄着她从不离身的手杖上的小鸡,对着身前的人说道,“透过屏幕都能感受到相当强烈的情绪波动呢……需要我给你占卜一下吗?”

“不需要。”他顿了顿,“八百比丘尼,吾唤汝前来,可不是为了做这种事。”

“我知道。”

女人一双青蓝如雀尾的眼睛隐隐闪过一道星光,“以我的占卜能力对抗那孩子的预知力量,这么有趣的事情,又是身为稀客的您拜托我的,我自然会全力以赴。”

“如此最好。”

客人发出一声模糊的鼻音,不满稍稍退去,连脸颊侧的流水一样的痕迹都柔和了些许。

“只是,荒川大人,您应该明白的吧——我的能力来自于人鱼肉所赋予的不老不死的躯体产生的灵力,那么那个孩子呢?是神力,还是天罚?”

“吾没教汝关心这些。”

“那就先不说这些。”

八百比丘尼狡黠地眯起双眼,“荒川大人,他已经用幻境开始试探我了。”

她这次没有得到任何回答,所余的只有对面的桌面上凝结的一层水汽。

手杖上的小鸡不安地扭动了两下,化作了一团旋转的星光。八百比丘尼闭上双眼,双手覆着那团星光进入精神的海洋。

她的世界是一片神秘的带着雀羽的蓝的星云,沉寂而没有生命之火的跳动。在她刚才和荒川之主交谈的时候,突如其来的霸道的力量开始攻击她的世界,那片深蓝色的幻境企图一点一点蚕食她的星云。

她当然知道那是谁,所以她并没有反抗,只是冷眼旁观这陌生而又蛮横的力量,直到在荒川之主离开后它才一点一点撤出。

进入她的世界,意味着完整地被她看透。

不得不说,那强劲却充斥着不信任的力量,真是叫人不由自主地心生寒意。

这所谓的掌控预言之力的神子,看来还真是相当棘手啊。

八百比丘尼重新睁开双眼,长呼出一口气。

只是……这件事,真的有她出手的必要吗?

3.
这个世界上存在妖怪。
荒川之主知道,因为他就是。
这个世界上存在神明。
荒川之主知道,但是他不是。

现在的世界,是人类的世界。
荒川之主知道,不然他也不会用手机。

不过从八百比丘尼那里离开以后,他就把这个玩意儿关机了。

他并不是落荒而逃,只是不想见面才遁水而走。

现存世上的妖怪,大多都是以前留下的老妖怪了。不得不说,这个被人类造就也被人类诟病的浮躁社会,对妖怪修炼同样没有好处。那些刚刚成形的精怪还不足以跟上时代的步伐,只懂得吞噬人类,这些东西一般都是会被解决的。

而解决它们的组织,由最大的两个派系分别领导,也就是晴明和黑晴明。他们的处理原则完全不同,不过目标是共同的——也就是不让现世被妖怪所干扰,这也是他们之间摩擦不断却也从不正面冲突的理由。

其实,荒川之主一开始不是那种积极入世的妖怪,对于他来说,守护住那一方河川,冷眼旁观命运的流向是最理想的状态。只是越来越多的人类作业的机械声、嘈杂声扰乱了他的领域,在这个不能随意展现妖力惩罚人类的时代,他不得已只能和黑晴明合作,加入他的阵营,动用他的力量还河川一个宁静。

毕竟在这个时代,除了妖力,人脉也很重要。

……当然,上述那些都不是他今天无视黑晴明的规定,出来约见晴明那一方的巫女的理由。

关键还是在于一个如同流星一般骤然出现的,带有滔天恨意的自称“神子”的家伙。

他的名字,是荒。

4.
“姓名。”

“荒。”

“理由。”

“来找我的小叔叔。”

“这里不是寻亲中心,如果没有其他事的话请出去。”

“那我换一种说法。”一只手撑上桌面,大片阴影投射下来,来者不紧不慢地笑了,“我来找荒川之主。”

“……”

雪女抬起头,看着面前这个青年嚣张的发型以及所感受到的不容忽视的强大妖力,陷入了沉默。

那是荒第一次找来黑晴明的总部,没有大干一场,却扔下了比大干一场更具爆炸性的言论。

从那以后,人人都知道荒川之主有一个很中二但很帅、而且不知道为什么身后会带着一条龙的大侄子。

而且从那以后,荒川之主的手机就时常处于飞行模式。

同样被迫飞行的还有一目连,虽然他本来也不怎么用手机。

5.
不过,极少有人知道,那不是荒和荒川之主真正纠缠在一起扯也扯不开的开端。

他们两个其实在更早之前就认识了。

久远以前,神明赐下一个孩子,为饱受海啸侵袭的村庄带来福音。

那个孩子具有预知的能力。从蝴蝶振翅到流星陨落、潮涨潮退的轨迹,都被盛在那一双明亮如星空的眼眸里。

他善良地对待每一个人,试图挽救每一条在自然支配下挣扎的生命。但是,在他的能力日渐消磨殆尽之后,曾经感恩他的人们决定将他献祭给海神。

冰冷刺骨的海水将他淹没,同时也将那些渎神者吞噬。

他本应是神明的孩子。但是滔天的妖力伴随着恨意在大海中掀起了前所未有的巨大浪潮,远方黑紫色的夜空隐隐有闷雷炸响,月球的表面也披上一层血色。诡异的白龙翻滚在乌云间,最后直直坠入漆黑一片的深海,像是一道闪电瞬间劈开了夜幕。

他彻底掉入无尽的深渊。

但是,在他成为妖怪第一次睁开眼之前,他看见了一个陌生而又强大的身影。

周围全是水流,湍急的水流,沉钝的水流,撕裂的水流。
那个青色的身影就在漩涡中心。

他披散着白色长发,左侧的额伸出一支长长的晶莹的有如珊瑚一般的独角。他的衣物斜斜地披挂在身上,沿着双臂展开的是一对鱼鳍般的纱质饰物,看似柔软,却能在水流中挺立张开。他背后是一条长长的白色的尾巴,泛着鱼鳞的光泽。
那不能说是一个妖怪。

这里是妖与神的裂缝,在这里的存在都应该是像他这般进退狼狈的中间者。

水流并没有给他上前的机会,相反,它们把他越推越远,好像有意识一般阻止他靠近那个身影。他的视线逐渐模糊,最后一眼,只能看到对方并指指向他,低沉的声音砸在耳畔,厚重得仿佛能激荡起一连串的水花。

他说:“愚蠢!”

再睁眼,他便是化名为“荒”的妖怪,以这双无法为善意驱动预知力量的眼睛看这整个世界。

并且,他学会了用“愚蠢”这个词。

6.
再之后,荒知道了荒川之主。

他并不认为冥冥中有什么力量指引他冠以“荒”这个名字,只是他自己想这么称呼而已。

只是,他再也没见到那个堕妖时所看见的妖异身影。

河川的主人要么身披蓝袍,要么穿着红衣,不变的也只有他那独一无二的青蓝皮肤了。

噢,还有,他那并指的动作与那一声“愚蠢”。

荒敢肯定,他绝对是唯一一个得以窥见荒川之主在神性与妖性间挣扎的模样的存在。他对对方为什么选择成为妖怪不感兴趣,但这特殊之处让他对于这个镇守河川的大妖总有异样的情感。

用一句现代的流行用语来说,最初使他着迷的那一声“愚蠢”,贼性感。

7.
“所以,这个荒到底是怎样一个角色。”

大天狗扔下手里的那一打资料,紧皱的眉心全是不愉快。毕竟荒川之主那家伙又没有来开会,发他信息也不回。

“大概是和你差不多的妖怪吧。”雪女面无表情地回道。

“他怎么可能与坚守大义的我相提并论!”

“……不,他那叫智障。”冰雪化身的妖怪看了一眼手机屏幕,脸上冷得能掉冰渣子。

大天狗的神色缓和了些许。

“而你,只是单纯的中二病罢了。”

“……!!”

——————

后续待定

评论(9)

热度(178)

  1. 笑如猫头鹰朝飞暮卷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