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飞暮卷

最近在狐妖小红娘坑里。

【花阎】温泉旅行(2)

CP:花鸟卷x阎魔,含微量灯刀。
拉娘配,OOC,慎入。
——————


       等到妖刀姬终于下水,阎魔和花鸟卷已经坐了好一会儿了。

       她们之间没有什么交谈,各自靠在岩石上欣赏旁边的景色。但是令妖刀姬不解的是,明明整个温泉这么大,她们两个人却挨得这么近,像是只有那个角落可供人使用一样。

       青行灯从后面轻轻推了她一把,长舒了一口气,“你也坐吧。终于可以好好享受了。”

       她沉默地坐下,怀里没有平时一直抱的长刀,显得空落落的。

       青行灯顺势坐在她的旁边。

       妖刀姬别扭地滑下身子,使半张脸埋在水里,金色的眸子望向他处,只有小气泡随着她的呼气一串串地从水底浮上来。

       “啊,说起来,这次是阎魔大人请客的温泉旅行呢。”

       四个人静默了一阵后,花鸟卷开口。

       “上次是青行灯大人的美甲,再上次是我请大家的美体SPA……大家时不时的在现世聚一聚,总觉得特别开心。”

       “这么说来,也只有妖刀姬还没请客了吧?”

       青行灯接过话茬,手探下水,扶住妖刀姬的下巴,把那个半埋在水里的脑袋抬出水面,“别这样泡,很容易会头晕的。”

       “嗯……”

       黑发少女眨着一双迷蒙的眸子,“……我,请客?”

       ……看来已经晕了。

       青行灯无奈地摇头,扶着她的肩膀让她靠在一边,“真是的,可不要浪费这样一个享受温泉的好机会,好好缓缓吧。”

       “不,我还可以的。”

       靠坐了一会儿的妖刀姬看上去清醒了不少,她睁大眼睛,认真地思索了一会儿刚才的问题,“下次的话,一起去深山修行,可以吗?”

       “……”

       “……”

       又是一阵静默。

       “啊,妖刀姬大人还真是……可爱呀。”花鸟卷没忍住,用手掩着双唇“噗哧”一声率先笑了出来。

       紧接着,青行灯也露出笑意。而看上去最有压迫力的阎魔此刻同样舒展了双眉,心情不错地弯起唇角。

       “有什么问题吗?”

       对于其他人的反应,妖刀姬不解地坐直了身子询问道。

       为了避世,她遁入深山;为了约束,她苦练修行。这对于她来说是最寻常、姑且也算作最亲切的事,她用以邀请这些难得结交的友人,在她看来是再郑重不过了。

       “那么下次就去深山吧。”青行灯没有直接回答她的问题,而是同意了她的提议。

       花鸟卷见那黑发少女的双眸中还是透露出疑惑,执著着想弄明白她们发笑的原因,轻舒一口气,淡薄的白雾在她比赭红更深一点的唇边转瞬即逝。她解释道:“妖刀姬大人不必误会,我们刚才并没有什么别的意思,只是觉得像您这样心思澄澈的存在已经不多罢了。”

       妖刀姬怔了怔,她没想到对方会这么说,“并不是这样,我只是不喜欢无关的人靠近而已……”

       “这里不止有一个温泉吧。”

       见她们隐隐有围绕这个话题继续下去的意思,青行灯开口问道。

       “对。”

       “那我再去看看还有什么有趣的汤浴。”末了,青色的妖怪特意伏在妖刀姬耳畔,“我可没叫你跟过来哦。”

       黑发少女的脊背僵住了。她一双蜂蜜一样的眼睛闪了闪,最后还是跟着爬上了岸,离开这个仅仅泡了几分钟的温泉,提着岸边那一把长刀追了上去。


       “真像条小狗。”阎魔毫不客气地说道。

       花鸟卷失笑。

       地府主人那双与犄角同色的莹蓝眼眸瞥了过来,“还有,你刚才的言语未免缺少斟酌。”

       “阎魔大人何出此言?”

       “她是罪人。直到她将那把刀封印,洗刷她的罪业,她才能彻底结束生命,到地府接受审判。”

       “可是,”花鸟卷蹙起了双眉,“即便如此,罪人就不能拥有澄澈之心了吗?”

       “这于审判的结果没有意义,妾身这双眼睛自能判定她的罪恶。”阎魔似笑非笑,“怎么,你质疑妾身吗?”

       “……”

       是了,她不该将阎魔与自己等同。

       作为从一名人类的心血中诞生的画作,花鸟卷看到的是生命的美好;而阎魔,或是说冥府的阎魔大王,她看到的是衡量生命的天枰。就算她们同样会表露出外化的情感,这其中蕴含的本质,是纯粹的快乐与看破一切后转而回来欣赏世俗愚姿的趣味。

       审判者眼中的真理,是不容置疑的。

       花鸟卷轻咬着下唇,“阎魔大人,是我冒犯了……”她不该因为这一次的同游而擅自将神明视作与自己一样的存在。

       她做不到像青行灯那样漠然,也做不到像妖刀姬那样无求。

       “无妨,这并不影响我此次温泉旅行的兴致。”

       啊……对了,温泉旅行。

       画妖那双带着苋红色的眼睛亮了亮,眼中的光影重新调和出温柔的色彩。她像是想起了什么,脸上绽放出的笑意让阎魔都忍不住侧目而视,“阎魔大人,既然现在是您请客的温泉旅行,就请先好好享受吧。”

       “虽然不知道你心中又在想些什么,我姑且当作是你已经在心里好好安慰过自己一番了吧。”

       阎魔随手掬了一捧水淋在身上,水珠汇成股,从浑圆莹润的肩头滑落。

       “真是……阎魔大人这样,差点又让我回到最初刚见到您时候的样子了。”花鸟卷轻叹一声,抬起头看向天空。

       确实,在不了解阎魔的时候,她一切的言语观点在旁人眼里都显得那么冷酷而不近人情。不过在了解她后则会发现,这都是她做为神明必须拥有的所谓“公正”的态度。在神明的眼中,这个世界铅华洗尽,只余最原始的状态。

       但是,她又不是真正意义上虚无缥缈的神明。她的躯体同样由血肉组成,就连她那一双审判之眼也是。

       只要习惯了她这样的说话方式,久而久之也会习惯与她的相处。

       花鸟卷暗叹自己又像最初那样差点对阎魔敬而远之,明明她们两人已经认识了很长一段时间,她早该习以为常了。

       “说起来,阎魔大人,您还记得我们刚见面的时候吗?”

       阎魔的眉峰上挑,“那些倒记得不是很清楚。不过我还记得你被无意间抓过来的样子,那可真是……”

       她突然把身子倾过来,伸出手挑起花鸟卷的下巴,眼里全是戏谑的笑意,“——狼狈啊。”

       “……哎?”

评论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