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飞暮卷

最近在狐妖小红娘坑里。

【狗子川】御魂(1)

因为很好奇御魂插槽在哪里,所以有了这个脑洞 ˊ_>ˋ。
OOC注意。
——————


大天狗张开双臂,一手揽着那个大妖的肩,一手扶着他的腰,带着他慢慢跪坐在地上。

他的下巴枕着他的颈窝,尖尖的妖耳就贴在他的脸颊上。换作平日里,大天狗的鼻息喷洒在那薄薄的耳廓上,早就可以将其染上艳丽的色彩。但是这一次,他只能感受到对方传递过来的仿佛永远不会消散的寒意。

有着一对黑翼的妖怪慢慢将那大妖厚实的外衣拉扯下,露出有着奇异肤色的肩背。他的手从华丽的皮草向上抚摸至舒展的肩胛骨,最后停在他低垂的后颈——在那块凸起的颈骨上没有平整的皮肤,取而代之的是六块以圆端向心、尖端向外方式排布的插槽。

大天狗用手指细细描摹着那些插槽的凹陷,然后闭了闭眼,像是下定什么决心一般,将四块与那凹槽形状对应的小片放入其中。紧接着,肉眼可见的紫光在它们相贴的一瞬间迸发出来,昭示着契合的成功。

沉睡的大妖终于睁开双眼。



「网切 • 壹 叁 肆 伍」



时值樱花祭,晴明带大批式神出去采风、游玩,同时也不松懈维持平安京的阴阳平衡,使得这个平时热闹的阴阳寮此刻也安静了不少,甚至稍显冷清。

而在庭院中央的樱花树下,荒川之主正占据着阴阳师平日里常用的案几。桌面上摆着三两酒盏,还有一枝早上椒图送来的樱花。

水色的大妖跪坐在案旁,悠闲地摇晃着手中的折扇。他今日身着的是那套最为人熟知的蓝袍,厚实的紫色毛领立在肩头,将整个后颈严实地遮蔽住,最后收拢于前襟。随着风不时有樱花飘落,几片细粉的花瓣陷落在他肩上的那一片深紫色中,倒也添了几分暖意。

这时,疾风突降。

“终于‘起来’了吗?荒川之主。”伴随着坚羽的破空声,大天狗拍打着翅膀落下。

“哼。”

黑翼大妖降落时激起了原本铺散在地面的落叶与花瓣,几尾嬉闹在一起的灵鱼也被惊得四散游开,飞快地回到河川主人的身边。

荒川之主看过去,一双细长上挑的眼中闪烁着略显违和的紫光,让本来稍显放松的大天狗立刻抿紧了唇线,下意识地错开目光。

“……”

两妖无声对峙了一阵,最终还是大天狗收起团扇,盘腿坐在案几的另一侧。

“怎么,吾沉睡之时,就令汝牵挂至此吗?”

荒川之主嘴角微扬,眼中的紫光稍涨。

这本都是极其细微的变化,但是在大天狗眼中却被无限放大。眼前的这位“荒川之主”似乎极善于拿捏他的弱点,一举一动皆以冲破他的防御为乐。

察觉到这些,青年面貌的妖怪不免不悦地压下眉,沉默地端起桌上一只尚未用过的小碟斟酒,兀自品尝起来。

许是刚结束一场战斗、完成任务归来,大天狗的呼吸比起平时更粗重一些。他周身由风组成的屏障也没有完全散去,还保持着习惯性的警惕。而且他那一双手上也保持着妖爪的痕迹,尚未完全恢复成人类手掌的模样。他盘腿坐着时,背后的双翼也微微张开,蓄势待发,仿佛下一秒就可以马上回到战斗的状态。

斑驳的树影笼罩在大天狗的身上,几块透过树叶缝隙的光斑不偏不倚地照射下来,正好打在他白净的下巴上。荒川之主用扇柄敲打了一下掌心,对方在此时正好喝上一口酒,喉结滚动,仍在试图平复自己的鼻息与身上还没有从激战中安定下来的血液。

“呵……”

荒川的主人发出几声闷笑,“汝这样子,倒与汝初到荒川时所差无几。”

大天狗放下酒碟的手一顿。

在两个妖怪的眼中,对方的相貌都不约而同地与他们在荒川初见时的样子重叠起来。

彼时荒川之主仍是傲慢的远东大妖,却会为这个爱宕山的妖怪所提出的“大义”而露出稍显趣味的笑容;同样,大天狗气焰正盛,高傲与高傲相碰撞,势必会摩擦出激战的火花。

一番切磋过后,当他们终于能暂时和平地坐下交谈时,都不免一身狼狈。

——他这压抑着还没有平复的模样,倒成为两人回忆起过往的契机。

“你……想起这个来了?”大天狗那双湛蓝的眼睛闪了闪,忍不住看向对方被毛领遮挡住的后颈。

然而荒川之主这时突然扬起手,握着折扇,脸上带有恶趣的笑容令大天狗微怔片刻。在这一瞬间,一条黑色的鱼影如同离弦的箭矢一般极快地击向他!

“什……?!”

“吞噬!”

哗啦——

一柱水流直直地打在大天狗的头顶,瞬间把他整个人都淋湿了。四散飞溅的水珠如同利刃一般轻易地割开了他周身风的加护,他身上暗含的戾气也几乎被那鱼影吞噬得所剩无几。

一切都发生的太突然了。

大天狗瞪大了双眼,但他的视线在触及掉落在案几上的东西时却陡然暗沉下来——四块网切因为妖力的碰撞被强硬地挤飞出来,散发着微弱的紫光。

后面的自然不用猜了。

失去御魂支撑的躯体软绵绵地倒伏在桌上,刚才还舒适自得的荒川之主此刻又如同一个没有生命的木偶,闭上了那双透露着狡黠与趣味的眼睛。

“真没想到……”

还是被看透了。

大天狗沉默地将那几块网切拢入掌心,看着大妖再度陷入“沉睡”的侧颜,指尖轻颤着抚上对方脸颊两侧的妖纹。

御魂,说到底也只是作为御使身体灵魂的替代品罢了。

对于这样一具缺失灵魂的躯体,再多的御魂也不能真正契合本体,它能赋予的只有虚假的表象。就像这网切,由它产生的“荒川之主”也只会承袭网切的习性。

但是令大天狗意想不到的是,借由这种替代品而得到短暂复活的荒川之主竟然还能唤起一丝潜意识,竟然还能这样对抗这外来的不属于他的赝品,将其赶出他的身体。

是他身为大妖的骄傲与尊严,不允许这样被辱没吗?

“你到底想告诉我什么呢……”

大天狗把那具失去温度的躯体抱入怀中,手伸进他的衣领抚摸着那六块凹槽——只有那里还隐隐发烫,是荒川之主刚才用妖力强行震出御魂所留下的痕迹。

如果再换一种御魂,他是否还能有机会“醒”过来,还有机会回忆起以往的点滴呢?

评论(3)

热度(34)